Wednesday, July 12, 2017

佐治的故事

佐治(化名)的父亲是出生于奥地利与意大利边界的意大利人,小时候因为一次意外导致双目失明,但却养成了倔强刚毅独立的性格,还学会了能凭借原地踏步发出的回音来辨认方向,和一手过人的按摩推拿手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几乎因为“身体残缺”被纳粹党归类为“不具有生产能力的群体”而被送入集中营,差点丢了性命。后来佐治的父母为了逃难和生活,从维也纳移居到北意大利的某城市,佐治的父亲通过为当地的上流社会按摩推拿,将他和几个兄弟姐妹辛辛苦苦的抚养成人。也许是因为自己身体的残缺而导致心理压力,再加上深刻的父爱,佐治的父亲对佐治的几个哥哥管教得非常严厉,甚至近乎苛刻,最终导致佐治的其中一个哥哥心理健康出现了问题。有了这个不幸的前车之鉴,佐治的父母对佐治这个小儿子从小护爱有加,让他随着自己的兴趣自由发展,养成了佐治热爱自由和大自然的个性。。。

佐治从小热爱艺术,对绘画修复古迹等充满了兴趣,但为了现实生活最终却到了当地的技术学院修读农业专业,读了三年后佐治发现自己确实在这方面没有兴趣,决定辍学。后来佐治花了三年修读了和自己兴趣较相符合的地质绘图专业,但毕业后不久,却因为电脑绘图的普及逐渐失去了工作的机会。后来欧洲各国开始在各个中小形城市开办各种新的学院以培养年轻人转型,而在佐治居住的城市就新办了一间电视电影艺术学院,由业内的专业人士每周轮流到城里为学生们上课。佐治和几位朋友决定报名就读,成为该学院的第二届毕业生。修读电视电影艺术专业后的佐治如鱼得水,学习期间拍摄了不少有关社会问题,如移民,贫富差距等纪录片;毕业后佐治在各个剧场工作,开始时负责灯光,音响,布景等后台工作,后来和几个朋友开始创作音乐,制作批判社会等内容的戏剧,之后几个同道中人甚至开着车子到欧洲各地参加各种艺术节,四处演出。
如此多姿多彩的生活维持了几年后,佐治和他深爱的女友却因感情出现了问题而导致分手,佐治的女友后来还嫁了给别人,并生儿育女。感情生活的挫折给佐治带来巨大的打击,生活顿时跌入了低谷,终日以泪洗面,不饮不食,与人群隔绝,几乎一堪不振,三个月内竟然消瘦了二十五公斤。后来佐治决定远离他乡,买了一张单程机票到非洲流浪,后来在非洲因缘巧合帮了一位在非洲带旅行团的奥地利籍导游处理了一些棘手的旅游业务问题,开始踏入旅游行业。不久后佐治回到欧洲,通过该奥地利导游的介绍,冒昧的到当时奥地利规模最大的一家旅游公司去应征。旅游公司的老板给了佐治一张到葡萄牙某小岛的机票,说如果他能在当地待上几个星期,公司就破例聘请他,结果佐治一待就待了好几个月,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导游生涯。。。

佐治在该旅游公司当导游,一幹就幹了二十五年,期间佐治曾长期旅居于葡萄牙和西班牙岸外的几个岛屿,后来也带了无数德国和奥地利到欧洲各地旅游的旅游团,一眨眼就这样过了大半辈子。。。几年前公司管理层更新换代,年轻的老板和佐治在工作和个人关系上没有累积,为了降低成本,公司聘请了年轻的导游。某天新的老板把佐治招到办公室里,随意地就把他给裁退了。人到中年的佐治听到这个消息后如晴天霹雳,难以相信他二十五年的付出,得到的却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被辞退后的佐治在几年内辗转换了几个工作,曾经在市场上摆摊叫卖腌肉,开着冷冻车在寒冬大雪中挨家挨户的推销冷冻蔬菜。那几年内佐治年老的父亲因病过世,一年后母亲也离开人间。佐治的父母对佐治一生影响深远,是他一切价值观和智慧的最初来源,父母的相续离世如同把佐治赖以生存的氧气瞬间抽空,让他无所适从。。。

说到这里,佐治情绪似乎有点波动,言语沙哑,无法续之。。。

沉默良久,佐治才继续缓缓道来他几个星期前开始加入他中学同学所经营的小型旅行公司的缘由。这家公司在当地的火车站经营行李寄托服务,也为背包客提供租借自行车,与各种短途向导,徒步登山等旅游服务。我在大约两周前通过当地游客服务中心认识到这家公司,和佐治的老板/同学通过几次电邮后,再亲自到火车站和佐治见面以确定我到附近国家公园的一天行程。

第二天佐治开着公司的车子带我四处游览国家公园,途中相谈甚欢。佐治虽已年过五十但还具有孩子般的真我性情和气质; 他性格开朗,热爱自然,对当地的地质面貌和景观了如指掌,言谈举止中处处流露出其豪爽,真诚,善良,关心社会弱势群体的一面。

当我们的车子从高速公路驶出,开始前往城里时,已是晚上七点多,比原定时间晚了近两个多小时。我向佐治为我一路上顾着拍照导致耽误行程而致歉,但佐治似乎不以为意,反而为我如此喜爱他家乡的大自然风光而感到雀跃不已。入城后,我不经意的对佐治说我觉得他的人生历程确实多彩多姿,但未想到一路上健谈的他却突然沉默不语。后来车子开到了酒店门口,佐治有点腼腆尴尬的对我说,他听到我评点他的半生多姿多彩,但他自己反而觉得他现在正面对着人生的又一个低谷,父母双亡,工作收入不稳定,几乎一无所有,一切都要从头起步。我想了片刻,回答说但你有的是丰富多彩的回忆啊,其实人生不就是如此? 有人安稳一生,看似拥有世俗的一切,但却没有勇气活出自我,到头来回顾人生时才发现一片苍白。你看似一无所有,但却勇于忠于自己,努力活出自我,值得骄傲。

佐治听了我这番话,似乎若有所思。下车前佐治突然对我说:“你的观点很有意思,我回去应该要好好的沉思默想一翻。。。”

我们相互祝福,道别,留下联络方式,就各自而去。。。

世界的某个角落,你的生活,我的生活,他的生活。

No comments: